【酒茨|茨木视角】一名典型痴汉的人生简史

这是一篇画风诡异的文

>1

【18岁,高中毕业,上了大学,成天打架,一口一个“把你们打个粉碎,只要一瞬”,中二到不行,偏偏成绩出众,相貌出众,声音好听,简直大众男神,惹人嫉妒。 】

不久,在风头正盛之时遇到了酒吞,20岁,扛把子,桀骜不驯,于是找酒吞比武,过一炷香,败了,却因为茨木清奇的脑回路,从此酒吞身边多了一个整天吹他上天唤他挚友的男人,每天相处8小时。几次逃开后酒吞断定:这个男的是个基佬。毅然躲进树林,远离茨木,于树荫底下无聊喝酒。
刚上大学,屁都没有,但有一颗让吾友登上巅峰的赤心和我的挚友胸肌最大的莫名骄傲,满脑子都是什么“让吾友支配我的身体”,结果他那挚友暂时还没有支配他身体的想法。连下课回趟寝室,大天狗听到这样的羞耻发言都面不改色地摇着他那把扇子:“谁要你啊,又没我家崽子好看。”
每天早上7点起床,心系酒吞童子,劫掠啤酒数十瓶,让有酒者无酒,让悲观者前行。热爱球状物,并坚信只要一直放在左手上就会燃出来自地狱的黑炎,梦想是在打架时用球砸人,并在打中对方后冷笑嘲讽“这样就足够解决你”的时候顺便给老家信仰马哲的晴明打电话,体现出一股深深的鄙视。


>2

【19岁,心眼见长,每天都发出一些振聋发聩的感叹。】

“为什么荒川的脸是蓝色的,难道他荧光面膜贴多了吗?真是太可怜了,还好吾友头脑聪明睿智谨慎,不然也变阿凡达了!”
“为什么那个天天拿着棉花糖的萝莉打人那么痛,还有人叫她爸爸,难道他是一个男的,啧啧,整天穿着超短裙也是厉害啊。”
当了酒吞地盘的二把手,拥有一种紧跟鬼王身后,把握妖族脉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其实只是处理一些腊鸡,一边揍人一边钻研怎么拓展大江山帮派的势力范围,也就是该找谁打架,结束后冲回挚友身边赶紧吹捧“只有挚友你,才能来领导我们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活下去,平安的大江山上光芒照四方,你就是那金色的太阳!”
参加各种高端(主要体现在名字上)社团及俱乐部,主要活动是参加百鬼夜行,收获大量意义不明的黄豆,走之前还看到一个粉伞萝莉含恨而终,然后发朋友圈,表现出一种近年来小孩压力太大猝死表心疼的姿态,然后一走了之,关我屁事。
最近挚友,关注热门平安杂志,熟读《如何追到高贵冷艳喜欢跳舞的黑长直和服女神》《我奋斗十年,不过是想在枫叶林里和你坐在一起喝酒》等知名文学作品。
倾心思,追女神,醉枫林,可早已有归处的心,坚信酒吞是魅力无人能敌的茨木,在听到某男子连夜骚扰平安大学女神疑是变态跟踪狂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3

【20岁,自责,心疼,失落,对现状感到迷茫。】

走在教二草坪发说说:红叶你个贱女妖,无耻勾引酒吞,挚友,一定有更好的适合你的女人。从岔路杀出个阎魔,抓住茨木就问有没有见到她家冰山,遂觉得平安大学的女的都挺烦人,不宜亮灯,于是在超市买根双汇鱼肉肠,去找荒川,塘主荒到底还是不喜欢吃,一声不吭甩进垃圾桶,拒绝用膳。茨木怒,老子的钱,猛拍鱼头,结果荒川一招咸鱼翻身,反手抄起晾晒的鱼干御赐浑身腥味。
去几个常待的地方找酒吞,精力虽盛却也有散尽之时。为寻人,寝食不安落寞消沉,询问他人,也不知所踪,几次周转,终于是见到了醉成烂泥的挚友,一如既往地笑着说着,试图唤回理智回归统领妖族,终被不胜其烦的他吼走。在黑夜萧瑟的晚风中放不下心,留在那人看不到的地方守着,配以“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发送至朋友圈,在没有人看到前,苦笑,删除。难道只有那个女人才可以排解你的寂寞吗,我就不可以么?
熬到凌晨,蹑手蹑脚到吾友身边发现已睡着,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虽然知道会被醒来的酒吞嫌弃地丢到一边,还是缩着身子,坐回原来的地方,思考那里能买到醒酒汤。


>4

【21岁,大四。】

打赌输了,穿上女装,草爸爸给的,一群人出去玩。
平时穿的厚,看起来挺壮实,其实没有,身板装起女人来还真像一回事。其实以前扮过女人,运动会上,晚会上,反正都是玩玩,也不在意,过几日还真收到了情书,八成恶作剧。期间被酒吞看到了,似乎觉得恶心,转过身去找红叶,茨木心里莫名地纠痛起来。屁股被谁摸了一下,转身勒索给钱,被问“给操?”,操你大爷我又不是基佬。
回神,已然喝到微醺,念及没有陪在酒吞身边,内心感到十分愧疚。环眼四周,回忆过去,除了酒吞去的地方,皆为陌生,才发现三年来眼里除了挚友真的是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
有日,晴明拜访,红叶很兴奋。呵呵,原来你就是她梦中情人万恶之源啊,但依靠茨木单身21年之经验推测,除非那个会吹笛子的男的和他妹去领证,妖女是没有机会的。
挚友知后即刻找来,但因昨夜酗酒过猛,宿醉困扰,还是让晴明侥幸赢了。也好,死了对那女妖的心,微微一笑,说吾友吾给你找个更好的,ssr以下一概拒绝应聘。酒吞皱眉:“你是傻逼吗”,说这话时昂首挺胸,极其高大,极其伟岸,1米xx的身躯里展现出一种强大的王霸风骨。
数周后考验,以100分之差惜败,遂参加青招,每天把时尚潮流商务散热不锈钢正品男士铠甲擦亮,穿上复古春秋男士修身宽松韩版学院风工作学生结婚长裤,庄重,典雅,像一只等待出售的红白黑混合达摩。
面试阴阳寮十余家,不是看不上就是看不上,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在一堆阴阳师的苦苦哀求下,板着脸看向晴明,自言很是怀念在他家赏花喝茶的日子,怀揣感恩之心,只求他这个伯乐赏个白吃白喝的职位,终于在毕业前三天,为了保住他寮不禁拆的房子,晴明家里多了位大爷。
毕业晚会,端把吉他唱《温柔》,意图吸引女性,以便从中挑选后让哪个姑娘从了酒吞以不抱憾终身,结果唱到“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时嗓子一哑,再也唱不下去。
会后于台阶一人我饮酒醉,感叹人终究会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
五月天-温柔
走在风中今天阳光
突然好温柔
天的温柔地的温柔
像你抱着我
然后发现你的改变
孤单的今后
如果冷该怎么渡过
天边风光身边的我
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藏着什么
我从来都不懂
没有关系你的世界
就让你拥有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却孤单到黎明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不知不觉不情不愿
又到巷子口
我没有哭也没有笑
因为这是梦
没有预兆没有理由
你真的有说过
如果有就让你自由
自由
就让你自由
这是我的温柔
我给你自由


>5

【22岁,谁在给谁自由】

月底发工资,去楼下染头发已表庆祝,搞了头红发,十分张扬,心里美滋滋,叫理发师扎个高马尾。
出了门,走过一段路,忽然想起这和挚友的发色一模一样,登时就呆在了某斑马线中央,犹豫是否让头发读档,变回纯洁白。
然而上天作弄,明知故犯,让挚友给撞见了,两头红发,四目相对,八人围观。无奈,想打招呼,却语气踟蹰,欲言又止,酒吞笑叹一句:“想我就换种方式,比如说来找我。”
心尖一颤,惯性使然,转身跟上那个熟悉的背影,回忆与现在重叠,幻想与现实交织,委屈着抿着唇克制着,擤擤鼻子,难堪地别开脸,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那时才明了,即使是逃离开,也只是徒劳无功。三年四年的沉淀已经凝结成一块顽石,风化也只能蹭破皮毛,变质的感情早已逾越界线,往前走的每一步脚下都是自责化成的荆棘,扎得生疼,警告着那并不是朋友间应该存在的东西。可是,尽管心被划割出累累伤痕,尽管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明知前路无期,虚无缥缈,然而。我爱他,就象爱梦中所见的可怜的无助的自己的影子那样爱他,就象被这影子的羞耻、怒气、罪孽与忧伤压得透不气来似的爱他,就象看到野生动物痛苦垂死而深陷羞愧似的爱他。
去路车水马龙,走了很久,是从前不肯透露的住址,原因是嫌烦。回忆起当初如鞋底口香糖的行为,宛如智障,难以直视,于是心里泄气,怪不得当初老被躲着。再想起说过的话,老脸一红,恨不得穿越回去掌嘴八十下。
茨木刚进门,被那双紫色的眼睛盯着看,无所适从,都快硬了,操!真他妈没出息!什么个鸟样子!接着差点吓得萎掉,挚友说作为被害者都可以接受变弯的事实而某个罪魁祸首却想要逃避责任。
怎么回事,弯了?不好意思,我会对你负责的,一定帮你掰回去,或者给你找个身香体软的小男票。
好像说错话了,对方一脸阴沉,难道是要肌肉猛男?
下一秒,被人吻住肆意蹂躏,初吻,生疏,青涩,不知所措,不知所从。自问何以至此,却难以自答,仿如梦境,没有预兆,没有理由。
“我对不起你,茨木。”
还没理解语句的意思,眼皮一跳,泪腺先一步举了白旗,缴械投降。可笑,连肉体都明白,这几年几月几日的心酸,魂牵梦绕,求之不得,与患得患失。摇头为他开脱,吾友如此完美,没有错不会错,没有对不起,反而是我,这么懦弱的自己,退缩逃避,没有资格站在身后。
被人抱住,一切戛然而止,没有窗外的车声,没有急促的呼吸声,没有心跳,没有可以逃遁之地。
酒吞说,我爱你,你爱我,简简单单爱。哦,原来挚友你还喜欢周杰伦,我这就去买2001年的第二张专辑,等等等,等等,吾友你刚才说了什么,假酒害人吗。
遂再花420块大洋,购买了周董两千年首张专辑,以表示“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两人用下半生思考了一下后,决定以干柴遇烈火,天雷勾地火,遵从欲望本能,反对以繁殖为目的的性爱,来表现难以遏制的激动心情,以体现出主人公们的爱之深,情之切,感情秀到没脸见。
于是,22岁,大学毕业后一年,于挚友家中失身。
被干了一夜,想通了,生活就像抽蓝符勾玉,一直都很玄,有时脸黑手黑,抽卡百次ssr不得相认;又有时欧气起兮,时光美好得让你想发说说发朋友圈发微博狼哭鬼嚎引起众愤却还能十分得瑟地招摇炫耀。
无论是酋长还是欧皇,如果你所拥有的票和勾玉不足的话,除了签到礼物兑换日常氪金以QQ牛肉里脊,其实什么都得不到。


评论(3)
热度(174)
  1. 天命丶风流- 深夜夢中 -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 深夜夢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