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吞x红叶 超短

是谁说过的来着。是谁说过,“女人和酒一样短暂。”

往日茨木老是说自己沉迷在酒精之中,但他其实从来就没醉过,虽然他也试图用酒精来麻醉神经,好让自己暂时不去想红叶那个女人,但没有效果。对于酒吞,酒就是水,一口,短暂地只足一次呼吸。此时却只能靠在树干上,消化莫名而来的眩晕感。
酒吞并没有和红叶见过多少次面,红叶烦着酒吞,就像酒吞烦着茨木一样,不想见着,就躲起来,不,并不是躲,只要对方看不到就行。好躲,酒吞的大江山大,让茨木找不着,红叶的枫叶林也不小,也让酒吞找不到红叶。在枫叶林中,酒吞似乎也有些体会到茨木的感觉了,即使再细微,也想找到那个味道,或者足迹,循着,然后去见她。但是,作为王者的酒吞有点放不下身份,他并不想承认,他在找红叶,装作偶遇吧,这样看起来我们像是很有缘。
是的,有缘,第一次相遇酒吞就觉得自己和红叶有缘。那日红叶在喝酒,她的红色不像酒吞的红,十分艳丽,红得纯粹,红得火辣,和她手中的盏一样,枫叶一称,整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红色了。酒吞一瞬间便爱上了这个场景,也爱上了这个女人。可是,红叶啊红叶,火红的枫叶,终是冬日前的灿烂,坠落前的闪耀,黄昏晚霞,过后就是黑夜。下一秒便是凋零,下一面便是永别。短暂的,像是烈酒滚过喉咙,离开后,留下的只有灼烧的疼痛。

评论(1)
热度(19)
Top

© - 深夜夢中 - | Powered by LOFTER